东华, 一直致力于区域的设计施工

“3521工程”到“4631-2”人口健康信息平台,再到目前各地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的开展,可以看出我国区域卫生信息化逐渐向广度与纵深发展。从目前区域卫生信息化的现状来看,大量的孤立、分散的应用系统,需通过整合的方式将信息的孤岛打通,使相互独立的系统能够在数据层面通过标准化的接口与协议实施联通,保障数据在系统间的流动。同时,开发基于数据流和业务流协同的业务支撑,使各不同机构之间能够更方便的协作。针对分级诊疗、远程、精准、健康养老等专题在数据共享与应用深度融合的基础上形成大数据服务,从而为医生、患者及管理者提供更多的信息支持和科学依据。

建设全民(人口)健康信息平台是实现区域内卫生信息互联互通的基础。为了进一步指导全国各地规范开展区域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建设,推进健康信息互联互通和共享协同,国家卫生计生委2017年8月印发了《国家健康信息区域信息互联互通标准化成熟度测评方案(2017年版)》,为平台建设提供指引。但是建设平台不等于能实现“患者隐私保护”、“业务协同”或“检验结果互认”等。上述问题的解决,不仅需要配套的法律法规和卫生管理制度,以及各机构、应用系统开发商的配合,更要在国家层面进行推进标准化建设。

1)明确重点服务方向,确定重点应用,以应用推动平台建设。在平台规划之初,应结合本区域现状,明确开展诸如影像云物联网区块链健康大数据等应用,顶层设计总体框架并规划业务蓝图。明确各业务应用涉众范围与核心业务流程,梳理业务事项并提炼指标项、数据项,进一步确认数据的来源与数据交换与共享的方式。再从信息共享与业务协同的角度来分析采用什么样的展现形式,通过什么渠道,向哪些服务对象提供其所需的信息服务支持。

2)“一个平台”的系统建设思路。全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不是仅建立一个单一的信息系统,而是需要整合一个区域内大量的业务应用系统,同时也要建一批新系统。涉众范围包括卫生局、社区医院、中心医院等各级卫生单位;用户群体包括患者、公众、各级机构从业人员、机构管理者、维护者等;接入渠道则包括问讯处、门急诊大厅、对外网站、内部统一门户、手机APP、微博、微信、短信、电话、自助终端等众多新媒体方式;网络涉及到互联网、卫生专网、医院内部网络等众多物理链路。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由于厂商、分包商、集成商众多,涉及系统众多,为了避免各搞一套,形成系统孤岛,最后又成为新的信息孤岛,对于公共类模块的设计与提取则显得尤为关键,包括公共业务类模块与公共技术类模块,特别对于统一权限,统一用户、统一角色、统一门户管理、统一渠道管理、统一参数管理、统一数据字典,统一日志,统一事件、统一监控、统一流程、统一接口等,上述这些“统一”的系统设计如何实现,哪些系统可以“合并同类项”,哪些是要“提取公约数”,需要结合业务情况详细分析,这是全民健康信息平台能否实现集约化建设与有效整合的难点所在。

3)标准规范先行,平台管理机制、管理办法与信息平台建设并行。

从国家层面需要尽快制定诸如重大疾病、慢病等行业数据资源目录体系,规范医学术语、疾病分类等标准并探索行业关键技术应用政策;地方层面应建立数据标识、风险审核、分类开放和应用评估制度,推动数据融合开放,有序安全使用。对于医患数字身份认证、服务管理留痕可溯、责任信息完整可查、诊疗数据规范运行等工作机制以及平台运行维护、数据督办催办等管理办法应在信息平台上线前逐步推出。

4)采取量力而行、循序渐进、分步实施的系统建设策略。区域信息化已经进入全面建设的攻坚期、深度应用的提升期和加速发展的转型期。在这样的新常态下,建设居民健康信息平台是引领卫生信息化建设适应卫生服务体系改革重大举措。居民健康信息平台是卫生信息化从数字化、到网络化,再到智慧化具体实践,也是今后大力发展转化医学、协同、精准等服务的平台级信息基础设施。但由于各地区域经济水平的差别,信息化发展水平的差异,在大力推进居民健康信息平台建设过程中,并不意味着要忽视作为信息化基础的数字化与网络化的发展,更应加速区域内各级医院信息化工作的推进,对于医院信息(集成)平台尚未普遍建立的区域或者HIS、电子病历系统仍需升级完善的医院,应首先完成其作为信息化基础的数字化与网络化系统建设,并按照阶段划分的方式,逐步完成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的建设任务。

5)面对新技术、新概念应审时度势,结合现状冷静判断。近年来,健康领域舆论热点不断,如AI、4D打印、物联网、区块链、边缘计算、混合现实等。新的概念如潮水似的出现,让许多医院、区域卫生机构的信息化管理者与专业技术人员感到茫然,不知从何入手。如果对新技术麻木不仁,缺乏敏感,会使本区域、本专业的信息化发展陷入被动。但是,也不能不假思索地盲目跟风,闻风起舞,而是要识别这些新思想、新概念、新技术、新方法、新模式的背景及其适用条件和应用范围,以及可以解决本区域、本机构、本部门的什么问题。

全民健康信息平台经过这两三年的建设,在取得众多成绩的同时,也存在诸多挑战。这些问题的解决,需要统一标准统一规划,更需要在平台层面做好顶层设计,并建立起信息互通应用融合区域协同的管理机制以及相关配套政策。如果说过去的二十年间,我们利用后发优势,借鉴国外十几年来积累的很多区域信息化优势与成果,比较快地推动了各地区卫生领域的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效。而今看,情况已迥然不同,随着行业信息化向着高端发展,国际上可以“跟随”的案例已经不多了。从卫生领域信息化“世情”来看,信息化向高端发展对我国未来十年的卫生行业信息化构成了主要挑战,从信息化“国情”来看,区域信息化领域基本走过了“跟随”时代,创新,将成为未来我国领域信息化发展的主轴。

 

发布日期:2018-01-24

页面主体部分底边框